医学高材生偶然穿越,居然成了当红太监

2016-04-20 20:09

来源:二层楼小说(微信: twocloo) | 原创故事,禁止转载

导语:

“亲,士可辱不可杀!”

她是穿越而来的医学高材生,遇到腹黑、奸险、杀人不眨眼的鬼面战神南宫景,在除了性别确定、身材确定,其它皆不详的景爷跟前,无意混到了当红太监一职。美男当头,揩油、吃豆腐那都是无意行为,我是清白的!亲,我可是太监啊喂!

本宦官无耻冷血没节操,强推怀孕一气呵成,“亲,你不是一直要杀东陵国太子么?老娘在此!”

天佑七年,东陵皇城被南昭国的铁骑踏破,朝夕之间,改朝换代。

而东陵皇宫中,更是一派愁云惨淡的气息。

身穿铠甲的士兵将未来得及逃走的宫人全部赶到殿前,管他身份高低贵贱,一律沦为阶下亡国奴。昔日高高在上的主人如今也不得不和最不受待见的下人挤成一团,一个一个的接受盘查,为的便是搜出那躲起来了的东陵太子。

然而角落里,一个身穿深蓝色太监服探头探脑,四处张望,见没人注意到她这个小虾米,小身子缓缓的移到了墙边,再缓缓的移到了墙角的狗洞边,然后使出“狗刨神功”,整个人迅速的到了墙那边。

程十一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得意的冲着一墙之隔的那边做了个鬼脸,随后猫着腰甩开两条小细腿就奔着宫中某个偏僻的院落而去。

在好几次险些直接正面撞上搜寻的士兵之后,程十一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御膳房!

“丫的!什么狗屁南宫景,鬼面战神!居然不让人吃东西,太过分了!不知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吗!简直饿死老娘了!”

程十一满腹怨念,饿了整整一天,现在的她连灶台都想啃进肚子里去。

在厨房中扒拉来扒拉去,程十一望着自己手中的一个大酱肘子,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幸好先偷偷藏了点食物,就是为了关键时候以防万一,她简直太机智了有木有。

程十一大口咬上那肉质肥美的酱肘子,感动的简直要哭出来,人生就是要有肉才叫人生啊!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哗的声音。

“给本王好好搜!就算是绝地三尺,也要把东陵太子给本王搜出来!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程十一浑身一哆嗦,一口肉没咽下去,直接卡在了嗓子那里,一张白嫩小脸瞬间涨成猪肝红,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咳嗽起来。

“什么人!”外面的人立刻察觉到了声响,只见一袭黑鎏金战袍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便有一高大男子飞身进入厨房。

程十一也不是吃素的,顾不上自己还卡着块肉,小身子从地上一跃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着后窗户便扑过去,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流畅无比,堪称应急逃跑的典范。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老天说你今天运气不好,那你就是跳一下都能崴到脚。

不幸的是,程十一就是那被上天遗弃了的倒霉孩子,在她即将飞身而起之时,脚下一偏,整个人直接朝着旁边的柴火垛倒去。

哪知那柴火垛压根禁不住程十一这一扑,噼里啪啦一通声响,大的小的粗的细的柴火全倒了下来,整个厨房顿时一片狼藉。

但是最惨的,还是被柴火埋在下面的程十一。

疼,尼玛真疼!怎么可以这么疼啊!

程十一疼的简直要哭了,看来她今天出门之前应该好好看看黄历的。

埋在柴火下面,程十一动弹不得,也不想动弹,如果可以的话,就让她在那里做一个安安静静的小太监,不要被别人发现吧。

但是,事实证明这都是程十一的奢望。

只听的“轰”的一声,迎面扑来一股强劲的气流,整个将覆盖在程十一身上的木柴全部扫到了一边。

要不是程十一紧紧的扣住了灶脚,她也要跟着那些木柴做抛物线落体运动了。

一双黑色鎏金暗纹靴子出现在程十一的面前,想来刚刚那阵劲风,便是这人出手所致。

程十一缓缓的上移视线,男人的身躯高大颀长,银色的铠甲泛开耀眼的光芒,绣着精致花纹的黑袍透着淡淡的寒冷与肃杀,青丝如墨,一丝不苟的束于头铠之后,薄唇微抿,锋利的好像两片刀刃,完美的下巴线条宛如精工雕刻,整个人就像是一尊天神。

而那人的脸上……

程十一盯着自己面前那一张宛如修罗一般可怖的狰狞面具,一小张脸由红转青,再由青变白,最后整张脸都几近抽搐,然后憋出来了两个字:“鬼啊!!!”

一把抄起地上的酱肘子,程十一一股碌爬起来便想要再次逃跑。

“诤”的一声,长剑出鞘,剑锋直指程十一脖颈。

“不想死就别动。”

男人的声音冰寒到了极致,仿佛能够将空气全部冻结。

程十一顿时听话的石化在了原地,生怕对方一个不小心削了自己的脑袋。

“王爷,原来是个小太监。”

王爷?程十一的大脑飞速的转动起来,然后脸色猛地一变,这个戴面具的男人,难不成就是那传说中的“鬼面战神”南宫景?也就是害的她国破家亡、不得不假扮成一个小太监还被迫钻了狗洞偷溜到厨房来觅食的那个罪魁祸首南宫景?!

南宫景敏锐的发现了程十一表情瞬间的变化,一双猎鹰一般的眸子死死的锁定在了她身上。

程十一反应也很快,直接“噗通”一声跪了下去,一双油乎乎的小手死死的抱住了南宫景的大腿。

“景王大人啊!奴才真的只是太饿了啊!奴才就想吃点东西然后奴才就会乖乖地回到大殿那边跟大家伙儿一起罚站的啊!奴才早就听说王爷您的大名了,早就想一堵王爷您的英姿了,没想到真的让奴才见到您了啊!奴才可崇拜您了,您就像是那威风禀禀的天神,奴才可崇拜您了!”

程十一在心中默默流着眼泪,果然不能背后说别人坏话,她才吐槽了一下南宫景,自己现在就落到了对方的手中,南宫景若是想杀了她,简直就像碾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

毕竟对方是传说中的“鬼面战神”啊!

身为南昭国皇帝最宠爱的皇子,南宫景并不同于寻常的王公子弟,从七岁开始,南宫景就在开国大将军的培植下于军营中历练,十岁时,南宫景便能够百步穿杨,十二岁,少年南宫景率领奇兵一举攻下最重要的军事要塞燕门关,使得南昭国的铁骑长驱直入敌国腹地。

只要有南宫景在的军队,一定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以致于大陆之上实力不如南昭国的国家,只要听到南宫景的名号,就会吓得屁滚尿流,连迎战的勇气都没有。

从南宫景为世人熟知的那一刻起,神话和传说就不断的在他的身上交织着,而除了他的骁勇善战之外,更让人们津津乐道的,却是他的那一张脸。

在南宫景的脸上,常年带着一面形如修罗一般的面具,将他的容颜自嘴唇以上全部遮挡。

谁也不知道南宫景到底长的是什么样子。

而试图窥视南宫景真实面目的人,都已经死在了他的剑下。

于是世人分成了两派,一派坚持认为南宫景一定是因为容貌太过出众为了不引起骚动才用面具遮挡,而另一派坚持说南宫景肯定是因为太过丑陋不堪与他的英勇不符合,所以才会带面具。

俊美派和丑陋派争吵不休,好几次差点引起暴乱。

程十一想起自己刚刚听说南宫景的时候,还曾经夸下海口等她见到南宫景,一定摘了对方的面具,看看那个男人到底长什么不敢见人的模样。

而现在,当她真正面对南宫景的时候,她才发现……嗯,理想很丰满,现实太骨感!借她十个胆,她还是不敢!

南宫景将视线投到眼前人身上,一顶歪歪扭扭的太监帽,一身不整洁的太监服。脸蛋倒是小巧,尖尖的下巴,细皮嫩肉长的也算是清秀,一双眼眸如黑曜石般明亮,就是面颊的黑锅灰还有嘴边的油星实在是太惨不忍睹。

“放手。”

程十一哪里肯放,整个人恨不得都黏在南宫景的腿上。

南宫景蹙着眉头瞥见自己被蹭上了一层油污的袍子,神情越来越难看,周身的温度都降低了好几度。

“景王大人!求求您千万不要杀了小的啊,奴才可以给您当牛做马,干什么都行!王爷您别看我身子板小,我真的很能干的!王爷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小的这一回吧!”

程十一一边哀嚎着,一边挤出了几滴眼泪,湿漉漉的大眼睛充满恳求的望着南宫景。

南宫景想要提气震开这个黏人的小太监,奈何对方就像是八爪鱼一样死死的抱进了自己的大腿,一时之间他竟然轰不开他。

“放手!”

严厉的语气,凶神恶煞的面具,程十一忍不住便打了个哆嗦。

这人是冰块做的吗?怎么能有这么冰冷的语气!

但是即使南宫景话中的危险意味已经很浓了,程十一是打定了主意绝对不会放手,除非……

“王爷先答应小的饶过小的一命,小的立刻就放开王爷!”

“你这是在威胁本王?”南宫景微微眯起了眼睛。

一旁的绍白轻轻的摇了摇头,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和南宫景说话,这个小太监难不成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吗?

他已经能够预料到小太监不仅会死,而且会死的很难看。

“王爷您别开玩笑了,就算借给奴才一万个胆子奴才也不敢威胁王爷您啊……啊!”

程十一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喉咙就已经被男人的铁掌狠狠地扣住,接着整个人都被捏着脖子提了起来,然后狠狠的甩到了一边。

尼玛,有必要这么暴力吗?

程十一疼的龇牙咧嘴,尤其是率先着地的屁股那里,感觉简直都摔成几瓣了。

这一次,南宫景没有再给她抱大腿的机会,锋利的长剑直直抵上她的喉间。

(本文摘自:冷王盛宠:宦妃太撩人)后续故事发展更加精彩,请添加微信 twocloo,关注后,回复1207,继续收看。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7 庐江圈 http://www.wg0551.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皖公网安备 34012402000078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2393985115@qq.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