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一起坐车,两个人中毒身亡,竟是狠心侄子毒杀姑父姑母

2017-12-19 13:45

 一辆从张家港开往南通市通州区的轿车内,出发时连司机在内共有3人,可蹊跷的是,到达目的地时,车内的两名乘客都“意外”身亡,而司机却无大碍。致命死因,竟是车内一瓶悄悄释放的高纯度一氧化碳,放毒的真凶正是死者视如己出的亲侄儿——赌徒卢军。事后,他将两人的8万存款占为己有。日前,南通市中级法院审理了这起令人瞠目的抢劫凶杀案。庭审中,卢军狡辩称自己无罪。最终,法院依法以抢劫罪对卢军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三个人一起坐车,两个人中毒身亡,竟是狠心侄子毒杀姑父姑母

一对中年夫妻在车内“意外”中毒身亡

33岁的卢军是安徽泗县人,中专学历,略懂医学常识,而荀某、卢某夫妇(殁年均为41岁)则是他的亲姑父、姑母。

早在2005年前后,卢军从安徽泗县老家到南通务工,跟随姑父、姑母一起做生意,经常帮助、随同姑姑卢某与客户谈买卖,或者到银行办理转账等业务,知道姑姑的银行卡、支付宝等账号、密码,还知道她手机开通了短信通知功能,银行卡内有大量流动资金。

平时,姑父和姑姑对卢军像亲儿子一样,可卢军渐渐沾染上赌博的恶习,让他们失望。2014年5月,卢军因赌博被通州警方行政拘留10日,并处罚款2000元。

去年6月7日下午2点多,荀某、卢某夫妇坐着卢军的小轿车前往张家港看货。晚饭后,三人经汽渡返回南通。到下午6点多,在返回暂住地前,三人一起去学校看望了正在上学的孩子。

可到当晚9点多,卢军打电话给家里人,称“姑妈、姑父一氧化碳中毒,送到医院抢救不成,死了”。

随后,他将载着两人尸体的车辆开到暂住地。慌忙赶到的家人不甘心,将荀某、卢某两人送到南通市第一人民医院救治。当晚11时48分许,两人不幸均被宣布死亡。卢军签字表示家属拒绝尸检,随后尸体被拉回安徽泗县老家。

三个人一起坐车,两个人中毒身亡,竟是狠心侄子毒杀姑父姑母

连篇谎话掩盖不住蓄谋已久的谋杀

三个人一起坐车,两个人中毒身亡,开车的卢军却毫发未伤;医院还未确诊,卢军却言之凿凿,姑妈姑父是一氧化碳中毒;回家路上,一段两公里左右的路却开了半小时;卢军称将姑妈姑父送往医院抢救,医院却说没这回事……

两人的尸体被运回安徽老家后,觉得事有蹊跷的家人赶到南通报警。南通警方迅速展开调查,找到了卢军在网上购买高纯度一氧化碳气瓶和氧气面罩等工具的证据。同时,警方在他的电脑中也找到了他上网查询“5平米空间一氧化碳浓度多少能致命”等记录。一个蓄谋已久的谋杀案浮出水面——

卢军好赌的毛病一直没改掉,手头不宽裕的他常被催赌债,还因为还赌债将姑妈厂里的布料偷走变卖,疼侄心切的姑妈不但替他隐瞒,还出钱给他买车;姑妈不识字,平日里存款都是由他跟姑妈去银行办理,有的存款姑父荀某都不知道。对姑妈财产觊觎已久的他,最终决定将姑妈姑父在车上用一氧化碳毒死,然后独吞姑妈那笔“谁也不知道”的存款。

警方调取的监控显示,案发当晚8点38分在S335兴东路口,卢军左手捂口鼻,下巴处露出一根管子向下延伸。此外,卢军在两次有罪供述中曾提到:返程时,他趁两人睡着了下车从后备箱拿出一瓶一氧化碳,用车内小抱枕掩盖,在回家途中放毒:关闭车窗,把自己座位下氧气袋上的带面罩的管子放在嘴里,然后右手拧开放在驾驶座位下方的一氧化碳瓶子的阀门。其间因怕自己也中毒,一路将一氧化碳的瓶子时开时关,车也开得很慢。直到姑姑、姑父两人睡过去,他才将一氧化碳阀门打开,关上车门下车抽烟。上车后,卢军发现两人都没有心跳,随后将作案工具收起来,把车开回暂住地。

杀人后取走8万存款 庭审现场拒认罪

2016年7月18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9日被逮捕。

三个人一起坐车,两个人中毒身亡,竟是狠心侄子毒杀姑父姑母

公诉机关认为,卢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已触犯《刑法》第232条、第264条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以故意杀人罪、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卢某一人犯数罪,根据《刑法》第69条规定,应数罪并罚。

庭审中,卢军辩称自己没用一氧化碳毒杀姑姑、姑父,从姑姑的手机支付宝、微信转账,是想将钱取出来交给家人,用于办后事,而且也告知他们取钱的事,没有非法占有的想法,请求法院依法宣告其无罪。

南通中院经审理查明,因赌博欠债、经济拮据,卢军产生杀人图财的歹念。2016年3月以来,他上网查询或购买了河豚毒素、老鼠药、迷药、汞溶液、三唑仑、1瓶4L装高纯度一氧化碳、氧气面罩等物,并查询一氧化碳致人死亡含量等信息。

2016年6月7日上午,卢军得知姑姑、姑父要到张家港看货,后驾车回家,并于当日下午2点多再次驾车到暂住地,不久三人前往张家港。半路上按计划在车内放一氧化碳毒死了自己的亲人。接着,卢军电话告知亲友两人已因一氧化碳中毒死亡。在医院抢救时,卢军向医生说姑姑、姑父是一氧化碳中毒死亡。当晚临近12点,两人被宣布死亡,他签字表示家属拒绝尸检,后尸体被拉回老家。第二天凌晨,卢军从姑姑的支付宝、微信账户绑定的银行卡内转走8万元。因家人对突然死亡有异议而报警致案发。

南通中院经审理认为,卢军及其辩护人称不构成犯罪、认定卢军杀害两被害人证据不足、建议宣告无罪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均不予采纳。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卢军的行为符合抢劫罪构成要件,依法应以抢劫罪定罪量刑,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7 庐江圈 http://www.wg0551.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皖公网安备 34012402000078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2393985115@qq.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