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男子被指刺伤女性下体判死缓,20年后改判无罪

2017-12-01 08:42

        11月30日上午11时,新疆高院对周远故意伤害、强制猥亵妇女申诉案再审宣判。法院认为该案证据不足,改判周远无罪。

      周远今年47岁,已经背负20年的罪名。1997年,新疆伊宁第三中学有人指控周远涉嫌多次夜潜民宅或学校女生宿舍、持利器刺伤女性下体,当年5月17日,27岁的周远被警方从家中带走。1998年8月30日,周远被一审判处死缓。

      周远被捕后,一直坚持申诉的母亲李碧贞说:“这些年我是哭过来的。” 有人劝她要去法院门口下跪申冤,她没有这样做——“要下跪也应该是他们给我下跪、给我儿子下跪,真理只有一条。”周远父亲也在申诉途中得病去世。

       2012年,周远出狱后,因其有案底无法找到工作,也找不到女朋友。

      李碧贞告诉每日人物,改判后,她也笑不出来,一切回不去了,“无罪二字是她和她丈夫用生命换来的。”

新疆男子被指刺伤女性下体判死缓,20年后改判无罪

周远。网络图

对话周远母亲李碧贞

“没工作,没女朋友,改判也笑不出来”

      每日人物:周远出狱后状态怎么样?

      李碧贞:他出狱已经五年了,现在还没融入社会,比如说不会与人打交道。他好像一个人埋在地下,十几年才挖出来,这不是脱节了吗?

      看到红灯他都不知道,还在走,坐公交车也不知道怎么坐。

      每日人物:出狱后,身边的人怎么看待他?

      李碧贞:亲戚都知道是冤枉的,那有什么用?其他人不知道,那个影响大。

      每日人物:什么影响?

      李碧贞:他没有长期的工作,都是东东西西地打零工。年纪上去了,人家一查身份证就知道你有案底,不敢要你,做保安都不要。你说你是冤枉的,人家信吗?

      我们也曾经想给他找一个女朋友,他的要求不高,想生个孩子。但是人家一看他没有正当职业,年纪又那么大,又没有房子,除非有两三个孩子的人可能会考虑你,但你也养不起。你有想法,你能实现吗?肯定不要想,没办法解决的。

      每日人物:他出狱后压力很大?

      李碧贞:他的腰和小腿也不好,也不知道有什么大病,就是看起来精神不太好。他有心理压力,脸上的笑肌都萎缩了。他二十年都没有笑过,他现在都不会笑了。别人说你的娃娃怎么不笑一下,我就说他的笑肌萎缩了,现在也看不到他的一个笑容。

      每日人物:今天改判无罪后也没有笑容吗?

      李碧贞:现在改判了,一定无罪了,他也笑不出来了,他高兴了吗?他二十年的青春,最好的年华都没了。人家有房子、孙子了,他连老婆都没有。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人家给我们多少赔偿,就算是赔偿,失去的东西能买得回来吗?回不去了,我现在也笑不出来,因为我们的计划已经被打乱了。

无故被抓走儿子,想死的心都有

      每日人物:儿子入狱时,你是什么感受?

      李碧贞:感觉老天爷一个石头砸在我头上,死的心情都有了,那么好的娃娃。他从小学上到高中毕业都没有离开过我们,邻居也都是看着他长大的。“这个娃娃是好娃娃”,以前大家都这么说。出了这件事情大家就说“原来他是个大流氓”。当时大家都知道有人伤害女孩子的事情,有一天别人说,这件事情是我儿子做的。我当时只能说:“啊?”我也不能说他没做过,因为如果他做过的话,我说他没做过就是包庇罪了。

      每日人物:你还记得抓走周远时的场景吗?

      李碧贞:抓人的时候没有传票,把我儿子押到面包车上就带走了。后来还有人来抄家,搜查我们家的时候也没有官方文件。他们就是这个样子,后来我们去劳动局拿周远的档案,发现没有了,肯定就是公安局或者法院调查周远的时候在劳动局把他的档案拿走了,没拿回来。

      每日人物:周远定罪后,你有没有找过有关部门了解情况?

      李碧贞:我去公安局,公安局不理我。他们觉得:你的儿子是流氓,你就是流氓的妈妈,把我也当成罪人了,因为周远是跟我们一起长大的。

新疆男子被指刺伤女性下体判死缓,20年后改判无罪

改判无罪后的周远。北京青年报图

“迟到的正义,也算正义吗?”

      每日人物:申诉的过程遇到什么困难?

      李逼贞:上访的苦就不用说了,不能用语言来表达。除了上访之外,还要东躲西藏,不要让人抓到你,抓回去要劳教、拘留。我要保护我自己。

      我去上访就对外说我回老家了,我在上访的时候多数人都以为我回老家了,还有以为我服了。但我一直没有停,之后凤凰卫视找我,节目放出来被人看到了,在微信上自媒体传得非常快,一下子知道还有这样的事,这个老婆子这么多年还在上访的路上。

      2006年的夏天特别热,我们上访路上也不知道干啥,我丈夫就得了急病,送去医院,医生说来晚了,抢救了,就没了。他(丈夫)是个称得上德高望重的老师,他是个大学生,他受得了吗?我还能对别人说说,他一个男人能受得了吗?他忧郁,心情不好,后来就没了。

      丈夫在的时候,他有工资,是我们家的经济支持。他走了以后,就没了。

      每日人物:那你的经济来源是什么?

      李碧贞:我们家不是多么富裕,但毕竟我有正儿八经的工作,是学校的工人,有工资,我退休的时候还在我们学校摆了个买雪糕、矿泉水、小吃的摊位,生意特别红火。

      每日人物:一直支持你的信念是什么?

      李碧贞:我相信法律。因为我儿子的案子是假案子,总有一天要水落石出的。正义是在我这边的,把假的做成真的,你以为真的做得成?我就是坚持不放弃,那些人说,小小的泥鳅还想在大海里掀起波浪吗,你到死也说不清的,他们不知道我这个老婆子还真的等到这一天了。

      每日人物:等到了想要的结果,你有什么打算?

      李碧贞:就这样吧,上访的路不走了,没什么打算,没什么改变。现在儿子无罪了,不用上访了,就恢复过去了吗?恢复不了。这个东西在我心里永远是个痛。

      现在我儿子四十多岁了,正义来了,迟到的正义也算正义吗?现在我拿到无罪判决了,无罪这两个字是用我丈夫的生命和我的生命拿到的。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7 庐江圈 http://www.wg0551.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皖公网安备 34012402000078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2393985115@qq.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