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油轮在英国海港起锚时捞出皇家海军的鱼雷,气氛顿时紧张了

2017-12-13 16:19

 一条船的危险永远来自水下——从挪威油轮拽上来一条鱼雷说起

欢迎关注公众号【萨苏】(sasutime)

2017年10月16日清晨,停泊在英国波特兰港的挪威油轮“司考商人号”(Skaw Provider)准备出航前往伦敦,海员们开始了起锚的工作。这是一项常规的任务,但今天却给船员们带来了意外的“惊喜”。

▲ “司考商人号”是一艘排水量43000吨的成品油轮,挂马耳他旗,它的首部左右各有一支大锚,帮助它在停泊的时候固定自己

收起左锚的工作颇为顺利,但是当“司考商人号”的船员们将右侧大锚从十五米深的海底拖出水面时,人们惊讶地发现大锚的锚爪上挂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 好事者拍下的照片

从照片上看,这条油轮使用的是一种名叫霍尔锚的大锚:

▲ 这种锚的头部可以转动,以便其有效钩住海底,提高锚泊效率,不过,这也使它的两个锚爪仿佛一对古代战争中的挠钩,一不留神就会钩上点儿什么特别的东西

你若是钩上一个海龟什么的问题不大,但这天早上大锚钩上来的东西有点儿特别,所以水手们定睛看过之后,立刻乱作一团。

▲ 鱼雷啊!

闻讯赶来的排弹人员看到,“司考商人号”的大锚钩中了一枚锈迹斑斑的鱼雷,锚爪深深地刺入雷体,把它硬生生地拽出了水面。这种事情,实在是麻辣酸爽,又刺激又罕见。

像笔者这一代人,最初接触“鱼雷”这个词,是从电影《甲午风云》开始的,影片中英勇刚毅的邓世昌邓大人直冲吉野号,便是被日舰发射的鱼雷击中沉没的(这是一种艺术表现,历史上那时候的鱼雷还只适合攻击港口中停泊的军舰)。

▲ 鱼雷,可以被视为一条装满炸药,无人驾驶的小艇,一旦击中对手便会爆炸,形成对目标舰艇水下结构的严重破坏

▲ 海军中有一句老话叫“一条船的危险永远来自水下”,鱼雷造成的伤害往往是致命的,在很多次战斗中,一颗鱼雷便可以让一艘现代化的大型战舰寿终正寝

这种恐怖的场景无法不让人胆战心惊,问题是,波特兰是一个繁华的商港,水底下怎么会有鱼雷呢?这还能不能让人好好做生意啦?

英国皇家海军处理水下爆炸物的特种部队随即赶来,他们看到那条鱼雷挂在大锚上正随着波浪不规则地上下晃动,面对这种类似老寿星上吊的场面,他们赶紧重新抛下“司考商人号”的左锚,先把船固定住才敢开始排弹的工作。最终,经过五个小时的艰苦工作,才算把这个可怕的家伙清除了。根据当时从事排弹工作的坎普贝尔中尉介绍,这条鱼雷倒不是什么敌对国家为了破坏大英帝国的安定团结放在这里的,反而是英国皇家海军的东西。在1980年以前,波特兰曾经是一个海军军港,那时一部分鱼雷等兵器的开发任务在这里进行。这条鱼雷便是那时打丢了的一枚试验雷,躺在水下已经有几十年的时光了。

这是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国渔民也曾经多次拾到各国海军打靶或试验时跑偏的鱼雷,甚至还曾经捡到过当时美国最先进的MK-46型鱼雷,这玩意儿让我国军工部门如获至宝,为开发我军早期自导鱼雷起到过重要作用呢。

▲ 说,是谁派你来的?

总算是有惊无险,当天下午,“司考商人号”离开波特兰,按预定航线前往伦敦。

写到这里,我想起一位老舰长讲他的军中经历,其中提到他的军舰曾经被鱼雷击中,当时的感触很少有人体会。

老爷子所带的是一艘三级舰……

这话说出来听得人难免感觉怪异。人民海军战舰分级大体如下——一级舰艇:巡洋舰或航空母舰;二级舰艇:驱逐舰、护卫舰、核动力潜艇、常规动力潜艇、大型登陆舰、万吨级远洋补给船;三级舰艇:猎潜艇、扫雷舰、中型登陆舰、导弹护卫艇、千吨级辅助舰船……

▲ 几百吨的一条三级舰,中了鱼雷应该就这样儿了,怎么还有机会给我们讲当时的情况呢?

应该说老爷子是幸运的,他不是在海战中碰上的鱼雷,而是在长江里进行演习的时候遭到了雷击,攻击他的并不是带炸药的战雷,而是友舰发射的操雷。

实际上这位老海军很小心,并没有告诉我演习的地点,但是提到军舰中雷后他原想就地抛锚,但是看到一个“水线过江,禁止抛锚”的浮标,怕破坏水下电缆只好作罢。他当时在东海舰队,这说明演习的地点只能是在长江里。当然,这次演习是八十年代初,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在哪儿出的事儿已经没有保密的意义了。

老爷子说他们当时演习的科目是攻防演练,目的是检验某新型鱼雷的性能。他的这艘战舰是充当靶舰的。虽然是充当靶舰,但从设计上来说,这次演习本来不应该有什么危险。这是因为鱼雷发射时会加一个角度,以保证鱼雷不会真的打中靶舰,而且,这种鱼雷定深较大,对于一条三级舰来说,即便碰巧打准了,鱼雷也会从其龙骨下穿过,不会真的给军舰造成伤害。当然这并不代表它对于中小舰艇没有杀伤力。如果是实战的战雷,新研制的引信会在鱼雷穿过船底的瞬间引爆,直接用冲击波将船的龙骨折断,那是有杀错没放过的。

演习的鱼雷自然不会装炸药和引信,所以老舰长面对演习很放松。

实战中,攻击艇从靶舰右侧发射了两枚鱼雷,根据测算结果应该比较满意。但在左侧远方的回收艇只找到了一枚燃料用尽后自动上浮的鱼雷,另一枚则玩起了失踪——计算的航行时间已经过去,按理说鱼雷的燃料早已耗尽,却一直找不到它飞到哪里去了。这种情况在演习中也有过,海军刚成立的时候,林遵将军组织部队在长江进行鱼雷攻防训练,结果国民党留下来的鱼雷发发沉底,让大家对这种武器很失信心。

▲ 在国共两军中都是海军少将的林遵将军——这张将军表情很不对的照片本身就是一个有趣的故事,以后慢慢讲来

自己的工作已经干完,这位舰长一面按照规定的航线返航,一面与鱼雷回收艇方面交换旗语,进行通讯……正在这时,船上忽然有人高叫:“右舷,鱼雷!”

老舰长回忆,当时自己下意识地便喊出了“左满舵”的舵令——鱼雷这个玩意儿对海军来说太吓人了。与此同时,他眼角的余光看到右侧海面上有一道异常模糊的航迹,与平时看到鱼雷劈波斩浪的航迹大不相同。

尽管在第一时间发出舵令,还是太晚了。军舰还没有完成转弯,右舷便被击中了。

中雷什么感觉呢?

老舰长讲就好像一个大水箱被人猛击了一锤子,发出的“嗡~~~”声持续了几十秒,好像无数只蜜蜂在飞。按说这种事儿没人经历过,但这位船长是打过仗的,反应很快,马上发出了连续的命令——“关闭水密门!”“停车!”“挂出我舰操舵失灵信号旗!”

他本来还想抛锚,因为水线在侧,没敢。但这几个命令后来被证明都是正确而有效的。

尽管没有爆炸声,但舰长判断自己的军舰很可能已经受伤,马上下令全舰人员进入损管战位——历史上因为小破口造成一艘军舰沉没的例子不在少数。

▲ 苏联的新罗西斯克号战列舰,沉没原因至今不明,但最初肯定是个不大的破口,因为损管不利造成军舰最终沉没

这个命令也被证明是正确的,最初舰上官兵并没有找到破损的部位,但很快一名有经验的水手长报告在两根肋骨之间听到壁板下方有流水的声音,说明伤损处很可能就在那里。舰长指挥人员用太平斧刨开壁板,果然发现了下方的水流——军舰水下约0.5米处有一个30mmx50mm的破洞,正在向内灌水。损管人员用堵漏垫很快控制了险情。

尽管如此,后来检查舱内积水情况,证明已经进了五十多吨江水,经迅速抽水保障了船只的安全。这五十多吨水放在一条仅有四五百吨的小炮舰上,这是个很可怕的数字。如果该舰中雷处在开阔而风浪狂烈的大洋上,这五十吨水形成的自由液面足以造成军舰沉没。

那条肇事的鱼雷当时没有找到,损管人员在破口附近发现了一块不属于本舰的金属部件,上面有一个圆形拉环。事后经过调查证明,这次发生的问题属于一起技术事故。演习时由于使用的是新型鱼雷,产品还不稳定,因此该雷发动机的输出功率出了问题,行驶缓慢,但对燃料的消耗也相对较慢,造成鱼雷航行时间大大增加。当按照计算它已经动能耗尽,应该上浮的时候,该雷还在慢悠悠地前进,结果正撞上了漫不经心的靶舰。而由于使用的是没有战斗部的操雷,重量比正常的鱼雷要轻,其定深也出现了问题,造成鱼雷没有从靶舰下方穿过,而是直接命中。由于击中时该舰正在左转弯,强大的扭力将插入舰体的鱼雷头部拉环拧了下来,这样一来破坏了雷体的密封,鱼雷因为灌水而沉没,军舰舰体也受了伤。

尽管事情看来惊险,结果毕竟也是有惊无险。于是,我对老舰长说,您这是多好的体验啊,全国人民像您这样有挨鱼雷打经历的都不多。

老爷子哭笑不得:别的也就罢了,挨鱼雷打就算了,那可不是好玩的东西。

真的吗?鱼雷不好玩吗?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7 庐江圈 http://www.wg0551.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皖公网安备 34012402000078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2393985115@qq.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