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云密布何处是底?国际油价迎十年最大单月跌幅

2018-12-01 15:29

 虽然外界对下周欧佩克年会达成冻产协议持谨慎乐观的态度,周五国际油价继续承压下行,高企的库存和对供需失衡的担忧依然困扰着投资者。

截至收盘,纽约商品交易所1月交割的西德州中质原油(WTI)期货价格下跌0.52美元,跌幅1.01%,报50.93美元/桶,11月累计下跌22%。布伦特原油1月合约收盘下跌0.8美元,跌幅1.34%,报58.71美元/桶,单月下跌近21%,均创下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单月跌幅。值得注意的是,市场再次传出有关欧佩克减产的利好消息,欧佩克下属顾问委员会提议各国将产能水平较十月下调130万桶/日。然而最终各方能否达成协议,减产规模多少依然充满疑问。

美国库存“爆棚”

页岩油的出现改变了美国,乃至全球原油供应格局。2009年起,随着美国页岩油进入商业化开发阶段,美国原油的产能随之大幅增加,对进口的依赖逐步下降。2014年8月,美国从欧佩克进口的原油数量仅占原油进口总量的40%左右,创1985年5月以来的最低点。当时以沙特为首的石油输出国组织为了市场份额维持原油产量,造成产能严重过剩,国际油价18个月内从107美元/桶跌至27美元/桶,下跌近3/4。

如今这一幕似乎正在重演,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当周原油库存上升357.7万桶,至4.505亿桶,连增10周,继续刷新2017年3月份以来最长连增周数,日产量维持在1070万桶的历史高位。目前美国原油库存已经创下近一年新高,距离2017年3月创下的5.35亿桶历史高点并不遥远。美国石油业的开采热情高涨,油服巨头贝克休斯最新周报显示,美国11月30日当周石油钻井数增加2台,至887台。

美国的原油储量也在大幅增长,2017年美国原油储量新增64亿桶,增幅19.5%,达到392亿桶,创1970年以来最高纪录。

特朗普的强硬态度则是影响油价的一大重要因素。今年以来他曾多次炮轰高油价,希望欧佩克有所行动,沙特更是被多次“点名”。除了以色列,沙特就是美国在中东地区最重要的盟友。近些年双方在石油和军火贸易的合作始终未曾停止,各自的利益需求让一切变得心照不宣。但卡舒吉事件无疑让两国关系面临重大考验,虽然面临美国国内的巨大压力,特朗普依然表达了对沙特政府的支持,作为回应沙特在减产问题上可能会有所顾虑。

俄罗斯态度暧昧

俄罗斯总统普京周三(28日)表示,60美元的油价“公平合理”,如有必要,俄罗斯愿意在平衡市场方面与欧佩克合作。但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Alexander Novak)的表态一度令市场承压。他在接受塔斯社采访时表示,本国的原油产量将在年底前保持基本不变,目前的油价可以让产油国和消费国都满意。最新数据显示,俄罗斯产量达到1140万桶/天,创苏联解体之后的最高水平。

近期,俄罗斯在减产问题上一直态度暧昧。本月初在阿联酋阿布扎比召开的欧佩克联合部长级监测委员会上,沙特率先释放减产信号。沙特能源部长法利赫(Khalid Al-Falih)表示,由于对沙特石油的需求在“逐步减少”,沙特在12月的石油日均供应量将比11月减少50万桶。并表示要维护长期的油市平衡,需要把供应较10月水平减少100万桶/日。而诺瓦克当时的回应是,不要对短期的油价波动做出过度反应,静观其变是最好的选择。

沙特与俄罗斯官员计划本周末在莫斯科展开会面,但最终能否达成减产共识将取决于普京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G20会议期间的沟通结果。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Sergei Ryabkov)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接受采访时说,俄罗斯希望世界原油市场的变化具有可预测性,油价变化更平缓,没有人会对油价引起的财政赤字或供需失衡感兴趣。

按照日程安排,诺瓦克将在G20会议期间与沙特能源部长法利赫进行会面,并讨论2019年减产事宜。

花旗集团资深欧佩克观察员莫斯(Ed Morse)表示,问题的关键在于,多少是合适的油价,沙特与俄罗斯,再包括美国,三方的底线在哪里。全球最大场外石油经纪商PVM石油协会分析师布伦诺克(Stephen Brennock)认为,俄罗斯与沙特在减产问题上依然分歧较大,俄罗斯减产的欲望并不强烈,因此下周欧佩克会议的前景很不明朗。

伊拉克等国成为X因素

阻碍欧佩克减产的另一大因素来自于伊拉克、利比亚等国。

伊拉克是目前欧佩克成员中产量第二高的国家,仅次于沙特。伊拉克原油储备约占中东地区的18%以及全球储备的近9%,在全球排名第五。今年以来,伊拉克原油产量同比增长6%,11月已经达到450万桶/日,并承诺将继续增产,石油收入对战后重生的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预计到2025年,伊拉克原油日产量将达到600万桶。

费氏全球能源咨询公司(FGE)研究总监巴里(Michael Barry)表示,虽然伊拉克可能对减产协议投赞成票,但考虑到国内情况会寻求豁免,并继续增加产量。

与伊拉克类似,像利比亚、尼日利亚在经历多年国内战火后,也希望能够尽快恢复产能。值得一提的是,欧佩克在2016年11月30日维也纳总部达成的冻产协议中,利比亚和尼日利亚已经得到了产能豁免,这一次他们或许也不会赞成一份纳入自己的减产协议。沙特能源部长萨利赫11月已经分别到访尼日利亚和伊拉克,为弥合欧佩克成员国之间的分歧做最后努力。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7 庐江圈 http://www.wg0551.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皖公网安备 34012402000078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2393985115@qq.com

统计代码填到这里